Ensidia主力暗牧Eoy:那些年我鑽過的漏洞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本文來源於NGACN,譯者:暴躁的叉腰肌

原文地址:http://nga.178.com/read.php?tid=6157186轉載請在文首保留此行。

原文傳送門:

最近關於利用碧油雞或不當機制擊殺BOSS的話題十分火熱。

Ensidia前主力暗牧Eoy,也是著名魔獸世界主題網站manaflask的設計師決定寫一篇關於舊世界各種BOSS「竅門」的文章。

一起來看看舊世界團隊本里不惜封號也要嘗試的這些「卑鄙勾當」。

我 一直就對利用遊戲機制和破解遊戲十分感興趣,因為這件事充滿十足的挑戰感,又需要百分百的創意。

因此,我想我十分有資格分享關於舊世界團隊本中的各種「訣 竅」。

當年我在一個名叫Windwalker的小公會活動,所以這裡說的這些「戰術」也許和當年的首殺或者一線團隊 沒有什麼關係。

除了這篇文章列出的bug以外,當年還有個流行的做法是放幾個「戰鬥外掃地機」,保證他們既不產生治療,又不造成傷害,只是一直站在團隊的 外面專門負責掃人。

我不太記得暴雪什麼時候改成掃人也會進戰鬥了,不過起碼到安其拉為止我們一直都這麼幹。

奧妮克希亞

奧 妮克希亞是其中一位擁有無數傳言的boss。

每次補丁上線,都有關於她是不是更愛深呼吸了,或者她是不是更不愛看坦克了之類的討論。

當然,後者也許更多的 緣於仇恨監視插件的缺乏,以及當時普遍對仇恨重置機制的不了解。

絕大部分公會都要求法系職業在開場的20%中只丟魔杖,這個神奇的思路盡 管不明覺厲卻時常有效。

但是就像大多數其他boss一樣,有些人很快找到了讓戰鬥變得極為簡單的辦法。

在奧妮克希亞的第三階段,她經常對全團造成恐懼,之後火焰便會立刻在全場蔓延。

但是,只要通過簡單的跳牆,你便可以到達某些火燒不到的位置,而整個團隊因此受到的傷害便大為降低。

熔火之心

你可以跳過幾波小怪,直接從牆上走到基赫納斯的面前。

有公會因此慘遭永久封號,於是「跳小怪到底是不可行的」變成了不成文的規矩,直到數年之後的現在仍倍受一線公會的重視。

瑪格曼達

儘管我本人未曾試過,但當年可以把瑪格曼達坦在牆裡,然後用平砍把它剁爛,於是避免了這個boss的一切機制。

拉格納羅斯

盡 管並未被暴雪定義成「漏洞」,你可以心控一隻黑石塔的裂盾縛法師,並用它給全團上75點的火焰抗性。

這件事不僅對拉格納羅斯的戰鬥有巨大的幫助,它實際上 弱化了所有涉及火焰傷害的戰鬥。

這個法術在2007年左右被削弱,因此它對這之後的首殺是不起作用的。

我自己的公會靠這個拿下了不少首殺,也有不少搶首殺 的公會試圖利用過。

我打賭願意用的人肯定比不願意用的多,就像多年以後Ensidia也通過心控霍迪爾的小怪來獲得buff一樣。

這段藍貼讓這件事更加戲劇性了:

這是一種極具創意的利用遊戲機制的方式……並不算濫用。

如果我們不打算讓玩家利用心控,那麼玩家應該就沒得心控。

但有趣的是,這些縛法師怎麼就住得離兩個火抗至關重要的副本這麼近呢?;)

黑翼之巢

狂野的拉佐格爾

這 場戰鬥中,通常有一名玩家負責心控拉佐格爾並破壞房間裡的蛋,而團隊的其他成員則要殺掉或者風箏從房間四面八方湧來想要殺掉拉佐格爾的小怪。

戰鬥的目標是 處理好小怪,直到所有的蛋被破壞完,然後擊殺拉佐格爾。

當年這場戰鬥十分困難,如果你沒有足夠碾壓小怪的dps,就需要難以預計的精密配合和戰術來拉住他 們。

然而,在暴雪給這間房裝上門板之前,當你在戰鬥中死亡,你可以直接跑屍並重新加入這場戰鬥。

另一個聯盟專屬的bug是用聖騎干涉心控狀態下的拉佐格 爾,然後其他團員迅速死乾淨,於是所有小怪都會消失,然後這位綁著靈魂石的治療起來復活全團,之後就可以直接殺掉 拉佐格爾,小怪是不會再刷新的。

聰明吧?當然。

算濫用吧?廢話麼。

墮落的瓦拉斯塔茲

「你只有一小時的機會嘗試墮落的瓦蘭斯塔茲,之後他就會離開黑翼之巢。

如果你不能打敗他,你就無法推進進度。

」 - 提古勒

你看,就算是提古勒也拼不對這boss的名字啊……

這是第一個典型的嘗試次數受限的boss。

它是幾乎所有人痛恨的一個鐵板 - 這句話的意思是,總有些人是有創意的。

除了上面提到的黑石火炕以外,還有這麼一個「聰明」的應對它的方法。

在 戰鬥中,瓦拉斯塔茲會隨機隊一名團隊成員上一個名叫「燃燒刺激」的buff,使他的所有技能變為瞬發,而代價是,他每秒將損失5%的生命上限,直到死亡並 自爆,殺死所有附近的玩家。

儘管得到buff是如此銷魂,玩家卻無法避免最終死亡的命運,於是當它點到坦克 頭上的時候,便需要一些麻煩的換坦操作,比如仇恨控制之類。

在這個轉換中,瓦拉斯塔茲的掃尾還要給你製造更多的麻煩。

正常打法需要差不多五個坦克同時做仇 恨,在一個沒有仇恨監視插件的年代,這意味著每個坦克在上一個坦克開打10秒之後加入,在這個過程中整個團隊還得站在 一邊看。

於是有一些巨聰明的人想到利用buff/debuff數量的上限來頂掉坦克身上的燃燒刺激——用一群牧師同時對坦克用 心靈視界。

這一下子就讓戰鬥便當了,因為你既不需要麻煩的換坦,也可以更早動手打boss了。

在當時暗牧那麼稀缺的情況下,就為了這個,我不得不在公會集 體轉服的時候,改打術士,以避免搶裝備的鬧劇波及自己。

勒什雷爾

像它之後的大多數boss那樣,你可以把 勒什雷爾風箏到小紅龍的房間,於是這間雙層房允許玩家站在二樓陽台上打樓下的boss。

當樓上的一名玩家獲得 仇恨時,勒什雷爾只會傻乎乎的跑到樓上,而這名玩家只要跳到樓下就可以笑嘻嘻地看著boss傻逼一樣再跑回樓下來。

另一個 好處是,原本勒什雷爾的房間小怪刷新特別快,因此在安全的房間裡打他會變得非常容易。

費爾默、克洛瑪古斯

黑 翼之巢的一個重要元素,就是只會影響boss視野內玩家的法術。

因此,在這種戰鬥中,玩家通常將治療放在看得見坦克,但看不見 boss的地方。

這件事實際上運作的更過分——因為玩家在這兩場戰鬥中都發現了又能站著打boss/治療,又不在boss視野內的「安全區域」。

比如小紅 龍的二樓,克洛瑪古斯前面的斜坡。

說到克洛瑪古斯,我一定要贊一下它的設計師,這是當時最有技術含量,最有趣,又最富挑戰性的戰鬥之一。

奈法利安

通 常為了挑戰奈法,你必須穿上奧妮克希亞鱗片披風,以防止被奈法登場的噴火燒成一團灰。

但是玩家很快就發現,雖然這團火的確燒到了房間的每個角落,並且它不 應該可以卡視角,但是P1刷小怪的地方確實不會被燒到。

我就從來沒穿過什麼披風,因為比起在洞裡躲上5秒,穿著這破玩意損失的dps更多。

說到P1,這個階段有各種各樣有趣的處理add的戰術,我最喜歡的是用術士出靈魂連接,用無腦地獄火+虛空行者輕鬆拉住所有小怪。

要是我們公會最後用了這種打法,坦克一定鬱悶瘋了……

另一個其實所有boss都用得上的bug,是你其實可以帶超過40個人打。

你可以讓死掉的人下線,然後讓其他人上線並直接加入戰鬥,雖然我只聽過有人在奈法這麼做。

另一個不太算濫用,不過特別有用的是farm斯坦索姆的聖水。

如果你有10個人砸聖水,P1的小怪會瞬間被燙得渣都不剩,於是整場戰鬥壓力最大的階段徹底被無視了。

祖爾格拉布

要是說這個副本里能用的碧油雞那簡直是說不完的,不過比較普遍的是哈卡的各種漏洞。

哈卡

在 偶數時間間隔內哈卡會使用名為鮮血通道的技能,吸取所有玩家的血液。

常規的戰術是打掉哈卡的僕從,並獲得 有毒血液的debuff,而哈卡吸血時,便會吸到這些有毒的血液,因此毒死自己。

當然,你也可以無視這個機制,硬殺哈卡。

我發現了一個大部分人不知道的 事,就是當哈卡釋放鮮血通道的時候,如果你在移動,就不會受到影響!因此,你只要讓整團人在它出招前像無頭蒼蠅一樣跑那麼幾秒,你 就再也不用煩惱什麼add或者哈卡回血的破問題了。

墮落之血是哈卡的一種可傳播的疾病。

如果一名玩家獲得這個debuff然後傳回城內,他可以把這個病傳到任何人的身上,然後看著他們死掉。

當年有很大的遊戲網站報導過這件事情,並引發了使用WoW研究流行病中人類行為的極大興趣。

墮落之血事件:

疫情開始於2005年9月13日。

魔獸世界的開發商暴雪娛樂在當天發布了遊戲的1.7版更新程序,其中包括一個新的名叫「祖爾格拉布」 的地下城副本。

地下城中有頭目「哈卡——靈魂剝奪者」,又被稱為「血神」。

與哈卡戰鬥時,玩家會被他的負面影響法術所感染——這個法術就是瘟疫「墮落之血」,每幾秒鐘會造成250-300點傷害。

被感染的角色周圍距離太近的其他角色也會隨之被傳染。

雖然低級別的角色會在幾秒鐘內被這一瘟 疫殺死,高級別的角色卻因擁有較高生命力並可以使用治療法術而存活下來,NPC和角色的寵物也是瘟疫得以傳播的重要因素。

一般情況下,瘟 疫在地下城中產生,並隨著時間的流逝或角色死亡而消失,因此影響範圍有限。

唯一的將其傳出祖爾格拉布地下城之外的方法是讓寵物感染瘟疫,並在5秒鐘內將寵物遣散,最後在地下城外人口聚集的地區把寵物召回。

寵物被遣散時保留了被瘟疫感染的狀態,瘟疫的計時也暫停,直到 寵物被重新召喚重新計時,此時仍然感染著瘟疫。

有玩家採用這一方法把瘟疫傳出了地下城,從而造成了之後瘟疫的大面積傳播。

幾天之內,墮落之血就成為了魔獸世界中的黑死病,整個的城市都變得無法居留,玩家不得不躲避其他玩家聚集的場所,或者徹底避開大城市。

由 於該瘟疫特殊的傳播性,遊戲設計的本意是不讓其離開地下城的——然而感染寵物和NPC的能力可能造成的漏洞未被遊戲開發者提前注意到。

按遊戲設計者的意 圖,瘟疫出現在與地下城最終頭目哈卡的戰鬥中。

每隔一段時間,哈卡會隨機在遊戲者的角色上施加這一魔法,使得玩家因此不得不分散開以避免傳染,如果是近戰 類型的角色被感染則不得不遠離哈卡,以免傳染給其他近戰同伴的角色。

但瘟疫結果被傳到地下城以外的廣大世界中。

暴雪娛樂幾次曾試圖修復這一問題,包括在一 些地區實施隔離措施。

最後,瘟疫在哈卡的魔法能力被修改後得到「解決」——哈卡仍然會在戰鬥中對隨機玩家施放「墮落之血」魔法,但魔法效果被改成了一道紅色的閃電,不再以瘟疫的形式在玩家之間傳播。

這次瘟疫的大範圍爆發也引起了現實世界中很多媒體的廣泛關注。

2007 年3月,以色列內蓋夫本-古里安大學流行病學家蘭·D·巴利瑟在《流行病學》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墮落之血瘟疫與近來SARS和禽流感的相似之處。

巴利瑟表示, 電子角色扮演遊戲可以提供高級的研究平台,用來創建傳染病傳播的研究模型。

《科學》雜誌的一篇文章隨後建議電腦遊戲第二人生也可以被作為研究平台。

2007年8月,塔夫斯大學公共健康與家庭醫學助理研究教授尼娜·費佛曼呼籲針對這次虛擬瘟疫事件與現實瘟疫的相似性進行研究。

一些科學家準備以虛擬環境作為參照,研究人們會如何應對環境中的疾病。

此外,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也向遊戲開發商請求得到這次瘟疫暴發的數據,以研究應對現實世界中的疫情。

世界BOSS

萊索恩

萊索恩會釋放飄蕩的催眠之雲,並使接觸到的團隊成員陷入沉睡。

你可以通過跳到建築物的上面來規避它,比如附近十分常見的斜坡結構。

卡扎克

關於清算的一個漏洞使得聖騎士可以疊加無數層的清算並一發秒掉卡扎克。

這個bug因為發現者上傳的視頻而聲名大噪。

我打賭他肯定沒過多久就被封了。

艾索雷葛斯

艾 索雷葛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把所有玩家傳送到他的頭頂並重置仇恨,之後不久便會執行一次致命的吐息,如果坦克沒有很快的拉住他便會瞬間滅團。

然而,一個靈魂 連結的藍胖並不受傳送的影響,因此只要用藍胖來坦,就可以輕鬆的控制住仇恨。

另一個在這場戰鬥中頻繁用到的思路是準備兩組治 療,1組努力刷到空藍,然後2組開始刷,同時1組跑離boss足夠遠直到脫戰,然後回藍,再回來換班。

安其拉

哈霍蘭公主

哈霍蘭會使用可疊加的全團中毒aoe光環,因此通常你需要一定量的自然抗裝備才能應付。

但一些聰明的傢伙想到了利用這機制的辦法。

你可以用祖爾格拉布獲得的印記,在荊棘谷外的小島上購買名為的藥劑。

現在這個buff看起來一錢不值了,但在當時,法術反射的機會是非常高的。

如果反射成功了,那麼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而公主則承受所有的傷害。

現在你可以想像當這個法術疊到99層時,公主死的有多麼快了。

另一個思路是用薩滿無腦根基圖騰來吸收團隊受到的一切傷害。

克蘇恩

直到現在我也不確定這是不是真的有用,並且一直有傳言這就是當時Nihilum採用的打法。

我後來和不少當時參與首殺克蘇恩的Nihilum成員共事過,他們對這個說法表示呵呵,甚至不覺得它有可能生效。

我個人是覺得他們沒必要過了這麼久還騙我。

反正,假設我們可以在東瘟疫farm到一隻,然後在戰鬥中使用它。

軟泥怪激活的時候會給你上一個debuff,降低你的所有抗性,但 是如果把它寫在宏里不停地按,它就可以把你的debuff欄頂滿,就像小紅龍用心靈視界那樣。

在克蘇恩的戰鬥中,boss會 把玩家傳到它的胃裡,併疊上一個越來越痛的debuff:。

如果你不跳到小平台上離開它的胃,你就會被這個debuff殺死。

但利用軟泥怪把debuff頂掉以後,玩家可以永遠呆在胃裡,於是可以不停的通過殺死裡面的觸鬚來為boss疊加易傷效果。

納克薩瑪斯

先說一個不算漏洞的,當時有不少冰法靠風箏farm本里的小怪發了大財,因為掉裝綁的紫裝,而這是當時任何開荒團隊急需的資源。

拉蘇維奧斯

像所有吃視野的boss那樣,你可以找到一個能繼續打boss又不受到他咆哮傷害的位置。

這大概算不上很大的漏洞,但它還是能幫你更快的打出更多傷害。

戈提克

你可以通過跳牆來躲過所有的add並同時輸出boss。

帕奇維克

像勒什雷爾一樣,獵人可以把帕奇維克風箏到蜘蛛區的第一間房間裡,然後在那裡無限風箏他並使任何玩家都不會被他打中。

真是荒唐,然後要給發現它的傢伙一百個贊!

格拉斯

可以像下面的視頻那樣bug掉格拉斯,然後無限風箏他,這樣他既打不到你,又不會吃他的殭屍回血。

希爾蓋

希爾蓋戰中有一個位置可以站在那而永遠不需要「跳舞」。

當然你也可以不這樣做,因為這場戰鬥實在是又簡單又好玩啊對嘛!

洛歐塞布

洛 歐塞布是副本里比較難的boss之一,需要全團40人精密的按照計劃好的循環進行治療或使用消耗品。

每當你進行一次治療,你就必須等待1分鐘長的CD,直 到你能進行下一次治療為止。

相信我,當你在一個40人的團隊里,你會有成堆的傻冒怎麼也學不會按要求奶起來。

在Death and Taxes公會擊殺它之後,他們想到了一個聰明的辦法,用一隊暗牧和一個坦克,靠著吸血鬼的擁抱,他們舒舒服服的活到了最後。

這篇文章的舊世界部分到此結束。

如果你們願意幫我收集下一部分的資料,我會非常感激。

在舊世界肯定還有不少我不知道的bug,如果你願意,請在評論中分享給我。

最後我想說的是,什麼遊戲都有bug,不過只有少數像WoW這樣的遊戲會有人如此有板有眼的研究它們。

這大概才是這篇文章如此長的原因。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一個遊戲對現實影響的真實故事——哈卡之血

遊戲是幻想與現實之間的橋樑。遊戲是一種基於物質需求滿足之上的,在一種特定時間、空間範圍內遵循某種特定規則的,追求精神需求滿足的社會行為活動。都說遊戲來源與現實是人們通過電子媒介將現實中存在或與之...

遊戲史上的經典BUG,你遇到過嗎

BUG,有時候真的讓人很煩躁,不過有些BUG卻成為遊戲的一部分 並變相提升可玩性,今天我們來說說那些「弄拙成巧」的BUG。看到上面這張截圖,相信很多玩家都會一下子就想到那個令人哭笑不得的遊戲《模...

遊戲之中的趣聞!

《魔獸世界》為世界傳染病研究做出貢獻!病毒「墮落之血」事件屍橫遍野 2005年9月13日,暴雪發布了《魔獸世界》中的全新副本:巨魔城市「祖爾格拉布」。副本的最終Boss名叫:「哈卡——靈魂剝奪者...

《魔獸世界》專題 追憶我們12年的青春

盤點60年代最難、最經典的BOSS4、天啟四騎士天啟四騎士不僅開創了副本BOSS經典的F4模式,公會的板凳陣容有多強大在這裡體現了個淋漓盡致,即便最熟練的團隊,也至少需要6個較高裝備等級的戰士,...

一個小城市的普通人竟靠魔獸成了世界名人!

「為了魔獸,也為了我們自己。」文 / 劉竹溪 編輯 / 方奕晗戰神」蘋果牛在遊戲里是瘦削的亡靈戰士,依靠精湛的技術殺人如麻。在全世界遊戲玩家圈子中,他都是響噹噹的人物。這是一個典型的《魔獸世界》...

還記得十年前的你騎火雞的樣子嗎?

十年前魔獸世界公測歷經十年魔獸的玩家已經跨越了,魔獸已經擁有了70,80,90,00後四個時代的玩家,它已經不再是一款單純的娛樂遊戲了,而是擁有豐富的魔獸文化的經典。現在讓我們一起回憶一下60年...

魔獸世界各種年代最強BOSS們之走進80年代

今天給大家帶來的是80級別的BOSS們薩塔里奧作為WLK的入門級副本,NAXX、黑曜石普通模式屬於純便當,不僅是TBC過來玩家們的手下菜,即使對初入WOW的新手們也一樣友好。永恆之眼相對於前2者...

說一說魔獸世界WOW最難的幾個BOSS

首先是克蘇恩,我們遇到的第一個上古之神,現在看來都挺簡單的,如果你經歷過哪個年代,又是在伺服器中的頂尖團隊的話,你會理解的……克蘇恩在沒有削弱之前簡直是噩夢,NO NERF NO DOWN……在...

魔獸世界越來越多的BUG?你究竟怎麼看?

這年頭對於魔獸玩家來講,遊戲中遇到BUG早已不再陌生。暴雪固然有著無奈,可謂百密難有一疏,想到魔獸如此之大的空間區域,存在一些小小的漏洞也是正常不過。但,倘若利用這些遊戲中的漏洞來做一些違反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