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是電子海洛因:總有些遊戲促進了人類發展

文章推薦指數: 80 %
投票人數:10人

文/沛文

電子遊戲在過去的中國一度被稱為「電子海洛因」,並由此催生了陶宏開、楊永信等一批「網癮專家」。

近日,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發布《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送審稿)》中已經修改掉「網癮」這一詞彙而改為「沉迷網絡」,這也標誌著中國主流價值觀開始逐漸接受電子遊戲這一概念。

而隨著電子遊戲被逐漸正名,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越過遊戲的陰暗面發掘其優越性。

可以看到,《GTA5》、《我的世界教育版》與《魔獸世界》等遊戲都切實的幫助了人類的發展。

《GTA5》加速無人駕駛AI成長

R星於近年發布的3A大作《GTA5》因其較高的自由度,誕生以來已經被玩家開發出了不少玩法,而其超高的真實性甚至引起了科研人員對其的注意。

去年9月,Intel實驗室和一個來自德國的研究小組利用《GTA5》開發了一套程序,專門在洛聖都研究無人駕駛AI技術。

毫無疑問,無人駕駛汽車是一項複雜但非常有用的技術。

考慮到AI理解世界與人類不同,想要將AI調教成能夠與人類一樣甚至優於人類的駕駛員,需要經過不多的調整與試錯。

而如果將這種試錯放在現實世界當中,試錯成本不說,AI能夠經歷到的場景以必然會被局限在實驗人員所創造的假象框架之中,無法達到很好的實驗目的。

而在《GTA5》這樣的開放沙盒世界中,AI接收到的是現實世界的場景,非機動車、火車、停車場、亂闖馬路的行人等情況都會在《GTA5》的世界中被模擬,這就讓AI能夠更快的收集到實用的信息。

目前,使用《GTA5》訓練自動駕駛AI的工程已經卓有成效。

研究人員表示,自動駕駛AI在《GTA5》中選擇了257種不同的汽車,在14中不同的天氣模擬環境中進行了測試,收集到了豐富的數據。

更讓實驗人員驚訝的是,《GTA5》中除了有逼真的道路、環境、天氣與行人之外,其它汽車的駕駛AI也非常的智能,具有不同的駕駛風格,這更加讓自動駕駛AI能夠嘗試各種突髮狀況,並於其中尋找到對策。

《我的世界教育版》助力多元化教育

與《GTA5》幫助高精尖項目發展不同,《我的世界教育版》走入的不是實驗室而是課堂。

15年4月,StackpoleVC學校的Bell老師就將《我的世界教育版》引入了課堂,並且讓班級中5、6歲的孩子們在虛擬遊戲中通過一種類似「堆積木」的方式來搭建自己的學校。

據Bell介紹,這款遊戲深受學生喜愛,一場本來僅在午休當中進行的趣味活動被一直延續到了下午放學。

在遊戲當中,Bell將一些簡單的操作任務以小組的形式布置給了孩子們,讓它們結伴的丈量學校建築,計算每個房間需要的方格數,不同磚塊的顏色、材質以及擺放數量。

這需要孩子們除了有邏輯思維能力,還要有較為良好的三維空間想像力已經較強的執行力。

能夠通過《我的世界教育版》這種不受孩子牴觸的方式來教育孩子對於老師來說是非常支持的。

對於Bell的這種做法,也有一部分的家長表示會影響到孩子的成績以及分散孩子對學習課本知識的注意力以及興趣。

對於這種疑問,Bell表示目前《我的世界教育版》還只在幼兒園以及小學低年級實行,這部分的孩子沒有繁重的課業壓力,所有適當的遊戲內容並不會影響其正常的上課內容。

並且在孩子小的時候就將邏輯思維能力、空間想像力等能力打好基礎,對於孩子以後的發展也有更大的好處。

目前,《我的世界教育版》即將由網易引入中國,它能否在中國結出不一樣的果實還無人知曉。

《魔獸世界》成傳染病研究模型

2005年9月13日,《魔獸世界》公布了全新副本祖爾格拉布,其最終Boss名為哈卡——靈魂剝奪者,也就是玩家們常說的血神。

血神擁有一個名為「墮落之血」的DOT(Damage Over Time,持續性傷害),這個法術具有很高的致死率以及傳染性,當有玩家靠近受到此法術作用的目標是也會被傳染到此法術。

一般來說,這個法術因為持續時間短,死亡率高,所以不太可能能夠被帶出副本(即地下城),但依然有玩家利用遊戲Bug,通過獵人的寶寶將此法術帶入到艾澤拉斯(即現實社會)。

就此,這一病毒正式在艾澤拉斯出現,並且因為法師有瞬移與傳送等技能,所以即使玩家紛紛逃離大城市遁入荒郊野嶺,也還是有超過400萬的玩家收到了「墮落之血」的感染。

為此,玩家的角色近乎滅絕,偶然生存下來的人們東躲西藏,《魔獸世界》成為了真正的《廢土》。

事實上,《魔獸世界》的瘟疫狂潮讓許多科學家聯想到了01-02年的SARS傳播,而且玩家們的行為也符合在SARS中人們的選擇,這就導致了許多科研人員希望通過研究墮落之血的傳播模型來獲得現實生活中傳染病的傳播數據。

2007年3月,以色列流行病學家巴利瑟就與SCI核心期刊上發表論文,描述了「墮落之血」瘟疫與SARAS以及禽流感的相似處,並表示角色扮演類遊戲其逼真的社會架構能夠很好的幫助科研人員建立傳染病傳播模型。

同年8月,塔夫斯大學教授也呼籲對這一事件進行相似性調查。

因為這些專家的呼籲,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也向暴雪請求獲得此次「墮落之血」瘟疫的傳播數據,並一次建立了空氣傳染病的傳播模型。

就在前段時間,山東臨沂市的「網癮戒除所」一事再次鬧得沸沸揚揚甚囂塵上。

經過這麼多年的社會努力,「網癮」一詞終於不再公開的出現在一些主流媒體口中,然而其下藏有的諸多污穢,可能還需要花上比之前多上數倍的時間才能清除乾淨。

放眼看看這些國外遊戲的正面例子,也許能改變中國社會對遊戲行業一點誤解。


請為這篇文章評分?


相關文章 

一個遊戲對現實影響的真實故事——哈卡之血

遊戲是幻想與現實之間的橋樑。遊戲是一種基於物質需求滿足之上的,在一種特定時間、空間範圍內遵循某種特定規則的,追求精神需求滿足的社會行為活動。都說遊戲來源與現實是人們通過電子媒介將現實中存在或與之...